日本av电影大全网站_av丝袜亚洲在线_av天堂网影音先锋_最新影音先锋av资源台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dycit.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八十八章 精緻生活

时间:2018-06-12 四月上旬的时候,还干了一件事,给春花和月琴买了一辆红色的自动档赛欧SRV型轿车,价廉安全开起来也方便,大家都特别喜欢,春花和月琴更是高兴极了。是啊,从乡镇出来的她们,这辈子何曾想到自己可以揣一把车钥匙,想到哪里就开到哪里啊!
  话还得从到春光厂试制服说起,蔡姐早说了繁花的制服样品已经準备好,就等我们去试穿。由于月琴和春花是她那里的兼职模特,不仅每个月要去训练两三次,有时候春光厂的产品展示什么的都要去参加。两女青春靓丽、身材出众,加上悟性很好,又没有什么架子和坏习惯,在模特队里很有人缘,不长的时间在本市模特界就多少混出了点名气。
  我这边在进入四月以后,雯丽负责龙腾「生命原液」的生产和销售逐渐步入正轨,潘莉和春花、蔡姐负责的「云凤」这边就等交房了,赵志那边也很得劲儿,毕竟事情多了起来,连玉仙和张青的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她们一直怂恿着赵志安排到香港考察一次,见见世面,同时也为「云凤」的招商合作找找对象。
  唯一还没有正式启动的就是「繁花」这个药业零售连锁项目了,但潘莉和谢娟已经在我的安排下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前期计划和筹备工作,进展还是很让我满意的。
  这天上午安排好了各项工作,下午看看天气晴朗,又没有什么事情,想起蔡姐的话,便和她通了个电话打了招呼,拉着月琴和春花往春光厂去了。
  月琴开着我那宝蓝色的GL八,我带着春花坐在后面,看她驾驶得很平稳,避让进退措施也挺及时就手,比上次老练多了,便问了一句,「月琴怎么样,驾照办下来没有?」「早办下来了,潘莉姐通过她的熟人在驾校通了关係,我突击了两天老北京吉普,一次考试就通过了。甭说我的,连春花都办下来了呢!」
  「春花,那你觉得北京吉普和我们这车比起来怎么样呢?」我笑嘻嘻地想问春花的感受,「我还是喜欢我们这车,自动档的,开起来不用学都会。那个北京牌真把我和月琴姐折腾得够呛,方向盘又沉,尤其倒车移库的时候总是对不准呢!不过,好歹是通过了。」春花低着头柔声说着,小模样看起来特清纯特温柔的样子,让我真有些爱不够的冲动,一把将小妮子搂进了怀里在她那俏脸上亲了两下。车快到春光厂的时候,我给她们解释了一下,找蔡姐安排了今后「繁花」女员工的制服,这次是去试穿一下样品的,由于春光厂只有她们两人的身体尺寸,样品也是按她们的尺寸做的,所以指名要她们去。
  「是些什么样的制服呢?」春花有些好奇地问我,「仿照空姐和电信小姐制服的式样重新设计的,白软缎立领紧身衬衣,宝蓝色无领紧身束腰上衣,下装分四种,同色的及膝旁开衩筒裙、同色的超短迷你裙、同色的小喇叭女装长裤和黑色的包臀及膝筒裙。」我简单介绍说,话语中还带了点夸耀,「别说,用的料子都是一流的,和空姐所用的完全一致,配上圆形贝雷帽和艳丽的红蓝丝巾,这一套高档贴身制服要上千元呢!」
  「有什么呀,」前面的月琴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呛了我一句,「爷那德行我还不清楚吗,不管把我们打扮得端庄大方还是风骚艳丽,我们在爷心目中只有一个用途,就是给你泻欲用的。打扮得再漂亮动人,只不过是干起来更带劲儿而已。」月琴这句牢骚话让车里一下安静下来,我想说两句却又说不出来,春花则羞红了脸一句都没说。
  终于到了春光厂,蔡姐迎上来才算打破了这尴尬局面。我们跟着热情大方的蔡姐走进样品间,月琴和春花似乎也被感染了,彼此有说有笑的,忘了刚才的难堪。
  蔡姐将我们三人引到样品间里面的试衣间,打开了吸顶灯,指着不锈钢衣架上整齐搭着的制服样品和地上的拖鞋什么的,笑着很懂事说了句,「白总,你们在这里好好试,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你们了。有什么问题请记录下来,完了以后通知我一下就可以了。」说完她转身出去,随手关上了门。我往沙发上一坐,让两女先脱了外衣,春花略有点害臊,但看着月琴落落大方地脱得只剩蕾丝黑缎胸罩和黑色网纱亵裤,脚上穿着浅灰色丝袜和黑色细长高跟鞋,她也红着脸慢慢脱了下来,白色的内三点,白色的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两女一黑一白性感俏丽,站在一起煞是好看。春花先换完走了出来,红蓝相间的丝缎围巾繫在她细长的脖子上、宝蓝色的贴身制服使得显得她格外好看。她本来就是个一流的模特儿,当她穿上这崭新设计的制服时,显得更有魅力。她的下身穿着的是一条窄窄的迷你裙,长度为膝上十公分,这条迷你短裙一上身,顿时整个气氛都变得性感起来。春花今天这么一穿往我面前一站,的确让我有些另眼相看。除了她贴身衣服衬托出来一流的身材,加上舒整乾爽的髮型,戴上蓝色小圆帽后突显的面貌,气质高雅的微笑,以及近似潘莉空姐般的优雅感觉,都让我有些着迷了。「春花,今天你的胸脯怎么格外丰满呢?」我笑着问一脸甜美的她,春花走近一笑百媚生,「白总,问女孩子这个问题也不脸红。我知道穿这种紧身的制服上衣一定要戴全罩式的胸罩才好看,这样才能有挺胸的效果,走起路来可以衬托出一种体态美,才能令某些人想入非非!」
  虽然春花嗔怪地数落了我一句,但我一点儿没生气,反而发自内心地讚美着说,「春花,你真不愧是靓丽的公主啊,又漂亮又吸引人,我今天不压着你来上一炮,死也不甘心啊!」
  「白总,我求求您了,不能小声点儿吗?」春花有些羞涩地微笑着,坐在我的身旁将美脚翘了起来,当然那条超短迷你裙用她用手紧紧按着。我一把搂着她的细腰将她漂亮的臻首揽了过来,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美美亲了起来,手也直往她丰满高耸而诱人的胸脯摸了上去……。
  终于我的手放开了她的胸脯,然后在她前面跪了下来,面对着制服的迷你裙我的眼睛直望向白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深处,由于强行掰开了她压着裙子的双手,膝上十公分的迷你裙坐在椅子上自然又短了十公分。
  「好美的腿啊!」我流着口水,把手放到她的膝上。「哦……」春花的两条美腿紧紧地併拢着发抖,正被我爱抚着并用脸颊去摩擦。这条迷你裙和春花真是相得益彰,我原来就受不了她那双美腿的诱惑,特别是看到她穿迷你裙总会特别兴奋,在床上也会把她的腿从头到尾吻一遍。
  「白总,您的头都要钻到春花妹子的裙子里面去了,」伴着清脆的高跟鞋敲地的声音,月琴也换好走了过来。我有些受惊抬起了头,只见她上身和春花一样的打扮,但下身穿着一件宝蓝色左侧开衩的套裙,行动时修长白嫩的大腿时隐时现,让人浮想联翩,胸前双峰高耸,两个圆尖的肉包随着高跟鞋的韵律上下抖动,秀丽的面容配上一对风骚的大眼睛,满脸含春,风情妖娆。
  「月琴,你再乱说小心我撕了你的小浪嘴儿,」我的眼睛盯着她曼妙的身材,眼里像要喷出火来,嘴里却装作无事样。「我哪敢乱说啊,跟你这个死赖皮开个玩笑而已,」月琴笑着走到我的跟前,左腿轻弯,雪白的大腿露出好大一截,我只觉眼前亮光闪闪,一双眼睛都不够使了,又想盯胸又想看腿,全身血流急涌,大腿根处那话儿一下兴奋起来,剑拔弩张的样子。
  「真的,白秋你看我们这样穿着合您的心意吗?」月琴笑着摇了摇了我的肩膀,「是啊,真好看,你们两个都很好看。」我伸手按住了月琴放在我肩上的手,只觉触手之处,软软绵绵,柔若无骨,舒畅的感觉立即从掌心传遍了全身。
  「只要白总喜欢,今后人家就专门穿给你看个够!」身旁的春花看月琴今天锋芒毕露风骚放蕩,有些不乐意地争宠起来,脸上笑意盈盈,眼里一丝暖昧的光芒直向我抛来,我的心里像吃了蜜一般,脸上却装作正经状说:「你看,只是让你们试穿一下而已,春花你是不是想把我拖下水啊?」
  听我这么一说,娇媚甜美的春花「扑哧」一下笑弯了腰,「白总,您可别拿把扇子在屁股后面晃悠着装大尾巴鹰,还我把你拉下水呢,明白告诉您,我今个儿还真就动了拉你下水的心思呢。」她说着把身体往我身子一靠,白皙粉嫩的大腿贴在了我的腿上。
  月琴好像有些不忿起来,浅黑色丝光长袜裹着的一双美腿直往我面前送,「白总,春花是你的心头肉,我月琴也不是没人疼的不是,你可不能尽顾着被她拉下水哦!」
  「你们这不是让我为难吗?」我一手搂着春花,转过身子面向月琴,双腿张开一下就把她的长腿夹在里面,另一只手从她的大腿开衩处摸去。
  「白秋,你想摸我今天让您摸个够,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月琴伸手将我伸向她大腿的手按在裙子边上,瞄了我一眼说:「好,好,我答应你,什么条件都答应你。」我边说边使劲往她的裙衩处钻。「不,人家要和你说正经的。我和春花都拿了驾照,而且工作挺忙的,又要到处乱跑,晚上还要到江大去上课,老借这个蹭那个的实在没面子,你是不是给我们也配辆车。」月琴说完身体向前移了移,发着嗲搂住我的脖子献了个甜吻,完全放开了按着我的手,我的手一下就摸到了她的大腿根,直往深处前进。
  但月琴并没有完全缴械投降,她双腿一夹,我的手就被夹得动弹不得,娇笑道:「白秋你个死赖皮,你这手好历害啊。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呢?」「你这腿才历害呢。」我猛地一用劲,把月琴拉到怀里,说道:「你好好坐在我怀里,我们从长计议嘛。」「白秋,到底行不行?」月琴欲要挣扎,我一看她老是不愿就範,心里有些发火撇了她一句,「你再要乱动就算了。」说着我放开了抱着她大腿的手。
  「别生气嘛。你看我依了你好不好。」月琴抬起身子,侧坐到我的左大腿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秀脸对着我的脸,相隔不到三寸,吐气如兰,淡淡的体香浑着香水味儿丝丝入鼻。
  「好,这样才是我听话懂事的好老婆嘛。」我一手反抱春花的腰,一手将月琴放到我的大腿上,月琴把腿略一分开,我的手就像蛇一样滑到她的大腿根部去了……。
  正在得趣入港的时候,门外传来人的谈话声,我们赶紧鬆开了彼此,月琴和春花一对小骚精一溜烟儿进去换衣服去了,我简单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着,调匀了呼吸推开门走了出来。
  只见外间蔡经理和一个人正站着谈话,见我出来,蔡姐有些抱歉地说,「白总,实在对不起,新客户要过来看看。」说完她向我介绍了身边的客人。
  原来这是附近新开业的「博雅女鞋」的推销员王涛,浓眉大眼挺帅气的一个二十三四的小伙子,他今天过来是和蔡经理谈两个厂子合作的事情,比如一起向宾馆提供配套产品什么的。他要求到春光的样品间实地看看,通过服装的的做工和质地,考虑和什么样的鞋子进行搭配什么的。蔡经理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我说自己是云凤模特礼仪公司的,「为什么贵厂只生产女鞋呢?」我接过了小王递过来的名片,颇有兴趣地问他,多少也是没话找话。「白总,现在鞋业的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只做女鞋,就是考虑到用专业的精神生产最好的产品,不管您是要一双还是一万双,不管您要什么款式什么做工还是什么时候要,我们都可以让您满意。」他洒脱干练的谈吐,让我顿时心生好感。
  趁蔡姐和他谈的时候,我随手翻看起他带过来厚厚的目录本,看着上面美女秀脚上的各式高跟鞋,评判着哪个最漂亮,哪个最时髦,哪个最风骚,哪个最有魅力,实在是开了眼,开始有了十分的兴趣。
  月琴和春花一起走了出来,两女上面都还是那件宝蓝色贴身上衣,下面却不约而同地换上了同色的小喇叭女装长裤,显得要端庄正式一些。我注意到小王一边和蔡姐谈着,一边眼睛老往月琴和春花俏丽动人的脸上瞟着。说实话,这对尤物今天如此美丽性感出镜,男人不动心思才怪呢。
  看看他们谈话空隙的时候,小王抛开蔡姐,直接走到月琴和春花面前,一边自我介绍一边递上名片,盛情邀请她们到他那里坐坐,说「博雅」就在隔壁很近的。春花没说什么,接了名片坐在那里两颊绯红有些害羞,但妖娆大胆的月琴则做了一个出乎我意料的举动,她从自己的小坤包里拿出一张才印刷好的名片递给小王。
  「我是繁花药业的,辜月琴,」她笑盈盈地对小王抛了个大媚眼,「今后请多多关照!」我看小王也闹了个脸红,似乎蛮激动的样子,「辜小姐还是繁花的副总啊!真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小王嘴里冒出的这句是夸她还是讽她呢。
  我看到这些,苦笑着摇了摇头。最后问问蔡经理还有没有什么事情,她笑着说,「白总,这里没什么了,我把样品全部包好交给月琴和春花了,你们带回去好好研究看有没有什么问题,什么时候定下来就给我来电话,到时候我上门给其他女孩子量尺寸就行了。」「辛苦你了,蔡姐,」我笑着有些感动地看着她,「过两天我好好请你喝喝茶,这么些日子给你添了这么多的麻烦,今后会找个机会我要好好报答你的。」
  我意味深长地留了个话头给她,电光火石中似乎她领会到一丝深意,看着我深情地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们随着王涛来到了隔壁的「博雅鞋业」,这是一个花园式的工厂,亭台楼榭、假山流水,应有尽有。厂子规模并不大,但安排得井井有条。小王先带我们参观了整个生产流水线,又参观了工艺鞋生产车间。我们看着一双双鞋子从零件毛坯开始到最后成形,加上装饰打磨和整理包装,都觉得开了眼界特有意思。
  小王介绍说「博雅」的女鞋产品比较丰富,形成了一个系列,有「淑女」、「玉女」和「名狐」三个品牌,其中「淑女」主要是低跟圆头休闲类,「玉女」主要是端庄大方的高跟式样,而「名狐」则是为成熟女性开发的比较性感先锋的式样。
  「那你看我身边这两位小姐穿什么合适呢?」我饶有兴致地考起小王来了,他想了想很得体地回答了出来,「这位短髮的漂亮小姐看起来特别甜美,穿『淑女』和『玉女』比较合适。长髮的辜经理比较成熟艳丽,穿『玉女』和『名狐』感觉要更合适一些。」。
  我指着月琴再追问了一句,「小王你不要闪烁其辞,到底什么最合适月琴呢?」「『名狐』吧,我想『名狐』这个品牌里的许多式样都和她挺配的。」小王红着脸看着地面,他好像有些害怕月琴那双风骚妖娆的大眼睛里飞出的,得到我亲亲潘金莲真传的媚眼儿了。
  「博雅」同样有个产品展示间,这是一间铺着地毯的房间,房间打扫得特别地乾净,在一边摆了条高脚贵妃躺椅,躺椅下面摆了条高级红木搁脚几。沿墙放了四张大的铝合金水晶柜,每个柜子有四层,上面三层矮一点,分别摆放着一双双精緻性感艳丽高雅的女鞋,当然,我最关心的还是那些细跟高跟鞋,有高跟露趾凉鞋、高跟尖包头后空带袢鞋、高跟尖包头后空鞋,高跟尖包头细带鞋等等,下面一层高一些,放的是高跟皮靴,有长筒文工团靴、长筒马靴、白色中统靴、袜式长靴、中统靴、细高跟军警靴等等。一看这里,我心想以后自己也一定要弄这么个高跟鞋收藏室,到时候不仅仅是要用眼睛欣赏,还要用鸡巴来享受这无边的艳丽性感和风骚。
  我们一进屋,清秀的服务小妹就给沏上了茶,我先夸了这里的工艺、产品和环境,然后暗示了小王一句,「小王,今天真辛苦你了,跑上跑下帮我们张罗着。不过,你如果要忙什么就儘管去忙,我们在这里慢慢看看,看好了再和你谈谈好吗?」听我这么一说,小王恋恋不捨地看了月琴和春花两眼,还是懂事地迴避了,就留了那个服务小妹在旁边伺候着。
  考虑到要让两女不仅试穿高跟鞋,还有靴子什么的,我先让她们到后面换了黑色包臀及膝筒裙出来,春花还是那双白色丝光长袜,而月琴脚上却又换了双黑色压纹暗花长筒袜子,我一看便问,「月琴,你这双长袜子挺别緻的,怎么没见你穿过啊?」「昨天在飞龙看见那个汪姐,是她孝敬我的。」月琴笑得特放肆妖艳,我不由得想教训她一下,「你口气还挺大的呢,她可比你还大呢。」
  我干了璐瑶以后,多少心里有些不捨,璐瑶也铁了心想离婚,便乾脆把她安排到了飞龙厂的调料小楼里住,那里特清静,平时没人打搅她。还有「媚惑」那些家什也跟她一起搬了过去,难怪最近我的妻妾的内衣都似乎焕然一新了呢。
  我坐在沙发上,点了几道比较满意的高跟精品。看着两位长腿俏模缓缓迈着台步到高跟鞋架或后面的小仓库里拿出鞋坐在贵妃躺椅上将一双美脚放在脚几上,风情万千地换好高跟鞋,再向自己抛几个媚眼,鸡巴顿时硬了起来。我又让她们站起来,在自己面前来回转台步让自己好好欣赏。
  尤其是美丽的平绒前包头中空高跟带踝袢高跟鞋,有红色和黑色两种。两个美人一人配了一双,穿上给我走时装步,让我很是冲动。月琴扭着屁股一路走来,脚下红色高跟鞋拍打着瓷砖地面,发出清脆有节奏的声音,色彩艳丽性感撩人,很容易就让我上火了,想想留着卧室的床上慢慢受用那才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春花白色丝袜配上黑色的那双,后面美妙的弧线将脚跟包裹得极其完美,加上踝袢、嫩脚背和尖楦前包头,清纯俏美实在让我有些不能自已……。
  春花最后的搭配是白色丝光长袜和白色中统小羊皮中统细高跟靴子,这么一打扮显得青春俏丽。趁身边的小妹去给月琴拿长靴的时候,我欣赏着眼前身材动人惹火、脚上俏丽诱人的春花,笑着问她,「春花,今天这套制服穿着到底感觉好不好呢?」「白总,说真的穿上这衣服后整个人好像蜡像一样,感觉好束缚,平常就算是紧身牛仔裤加上小可爱,因为有弹性也不会感到奇怪,但这衣服和旗袍一样穿起来不太舒服,但只要你喜欢,人家心里就高兴了。」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特高兴。
  而月琴一双黑色压纹暗花长筒袜子,再配上一双黑色的布绒面带银色金属方扣饰中统细高跟靴子,将两条长腿裹得妖娆性感、撩人至极。看着眼前的月琴,我想起了一个美妙的词彙~~「秋水伊人」,今天月琴这么一穿,将她姣好而「秾纤合度」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身材可以媲美模特儿一般,绝对大看头。
  「月琴,你这个美腿皇后这么穿起来真是洗爷的眼睛啊!」我笑着夸了她一句,月琴一听,有些风骚地贴着我的耳朵说,「这样虽然也不错,但我其实还是穿旗袍最好看,开着高衩的旗袍腿长的话穿起来最性感。我的长腿有一百一十公分长,总是想要露一下。姊妹们都说我穿起来好性感,我却觉得好不方便,每走一步路或是弯个腰都要害怕曝光呢。」
  「好个骚货淫妇」,我暗自想着,又想到身边众多的女人们,有时真如同供我取乐的几块美肉,检新鲜的轮换。
  但凭心而论,论老婆还是雯丽合适,能干厉害对我忠心,人也长得漂亮还有高学历;论情妇潘莉儿算是一流,脸蛋狐媚身材一流性格温柔而带点刚烈,光看着就要醉了,搂在怀里那可真叫销魂啊。玉凤和谢娟是绝好的两个秘书,优雅脱俗、清秀动人,平日里眉来眼去地挑逗勾引着她们,看顺眼了找个机会按倒就可以弄。
  而说到玩女人,刚勾搭上手的璐瑶就不说了,这月琴和春花才是绝好的两个玩物,虽然一个风骚一个甜美的两大厂花,但一个字,贱,让穿什么就穿什么,想怎么弄就可以怎么弄,嘴里虽然嘀咕两句,但最后还不都得顺了我,这样的女人玩起来才过瘾呢。
  虽然现在她们两个被我抬成了经理,但至少现在还没上阵呢,只不过是拴在我裤腰带上的两块美肉儿,什么时候要用了拉过来压上去就可以的。真想好好弄弄她们的小屁眼,看她们穿着制服和性感高跟靴子婉转娇啼的样子……。
  正看得动心胡思乱想的时候,通用的四S店打电话来要求我们去作春季例行的免费保养,JS小姐还热情地介绍说新近推出了BUICKCARE的活动,让我们有空去享受一下。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天气和心情都蛮不错的,乾脆直接过去吧。这样我让小妹请了小王过来,脚上穿的当然算上,还有试穿后觉得合适的桃红色绒面带袢中空鞋、砖红色靴子、黑色和白色绒面中空,黑色后空等几种样品列了出来,分别给月琴和春花配了几双,小王很客气地只收了我们的成本价格。
  我想想似乎应该叫上璐瑶来看看,这里的感觉实在不错,她今后新开的「媚惑」也可以考虑从这里进货,就这个话题和春花简单商量了一下,春花也觉得可行。
  我们开着车离开的时候,小王一直站在厂门口挥着手送行,似乎有些依依不捨的样子,看着我们一路走远。
  「我知道他送的是谁,」我笑着对车里的两女说,当两女将头转向我的时候,我却来了一句,「反正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