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电影大全网站_av丝袜亚洲在线_av天堂网影音先锋_最新影音先锋av资源台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dycit.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七章 鸠佔鹊巢

时间:2018-01-14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小水电站,车开进去里面还挺宽敞的,门口这个眉清目秀高高大大的高中生模样的小伙子也跟了进来,有些笨拙地指挥我们停车,有间空屋敞着正好可以将车停进去。
  停好下来一看,好家伙,原来房间正中有条挺深的汽车检修用的地沟,弄不好轮胎掉下去就得张罗着美女们来抬车呢,好在车子稳稳当当地骑了上去。
  叶锋走下车给我们做了介绍,原来这个小伙子并非叶锋的亲弟弟,而是她的表弟,是专程来迎接我们的,说来她还有个亲姐姐这次却没有过来,在老屋那边忙活着等我们呢。
  听叶锋姐弟的介绍,山脚下的这个小水电站仅仅是我们停车歇脚的地方,要到她父母居住的老屋还有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要走。虽然早有了此行艰难的心理準备,但看着眼前巍峨峭拔的朝天峰,就像碧青色的擎天玉柱,穿云破雾,托住了湛蓝湛蓝的天,心里还是有山高路险的感觉。
  莺莺燕燕几名妖娆的大美人儿躲进别克商务车里,拉上窗帘开始换衣服,毕竟穿着黑色中裙踩着性感的丝袜高跟鞋和细高跟靴子去爬山明显不是路数,还好大家动作都很麻利,没多久便见一队窈窕丽人婀娜多姿地走下车来。
  娇美小蜜玉凤还是那条马海毛面料的紫色蔓露卡一字领蝙蝠风情包臀毛衫裙,腰间扎一条妖娆的大花黑色皮带,黑色包臀九分裤袜包裹着两条修长玉腿,不过脚上换上了双阿迪达斯的白色波鞋,虽不太相称但别有风情无伤大雅。
  美艳君红上身还是大红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收腰棉袄,而她身边的月琴今天也是同款打扮,只不过是全身雪白,白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收腰棉袄,上面印有艳丽的粉色牡丹,两女下身都换上了石墨兰紧身牛仔裤配上白色棉短袜和白色耐克波鞋。
  只有叶锋那身打扮没变,外面是件黑白小方格双排扣呢上衣,蓝色高领套头羊绒衣贴身合体,两个大奶子便高耸着若隐若现,下面是黑色薄呢包臀短裤,一条深蓝色丝绒长袜包裹着她的一双美腿,脚上是黑色带金色环饰的小牛皮高跟长筒靴,俏生生立在那里,似乎走惯了山路的她没把这剩下的路程当一回事儿。
  此时四女都戴上了白色时髦的长帽檐旅游帽,派丽蒙新款增彩太阳镜,背着格调统一的蓝灰色新秀丽电脑双肩包,一水的年轻貌美,一色的修长美腿,素质放在这里,虽没有用心调教,但眼前这支美女队伍已俨然具备了繁花空姐队的雏形。
  回想自己威逼利诱下诱姦强姦面前这一队美女的心路历程,心中不禁有些暗自得意起来,这些美女被辱之后,我利用权力将她们网罗于麾下,给予她们丰厚的物质待遇,这些美女们无一例外地最终忍辱吞声并最终和我同流合污起来。
  至今我淫邪地回想当初干过的缺德事,哼,别说老子白秋其貌不扬,君红玉凤这些细皮嫩肉的城市小姐,还有月琴叶锋这些风骚健美的乡镇娇花,还不是乖乖给自己睡了,她们现今都挺风光的,月琴当了繁花的副总经理,君红是经理,玉凤当了龙腾的总经理秘书,而叶锋则被选进即将组建的繁花侍慰队也就是空姐队里专职服侍于我,这么些大美人儿都被我白秋一一骑过睡过拔了艳筹,想想就暗自神气起来呢。
  不过想想还要走那么远的山路,而这些大美女们尤其是清秀小蜜玉凤和妖艳舞孃君红这些城里出身的俏货都有些娇生惯养,看看时近中午,我便先安排大家在水电站吃了些乾粮又喝了些水,算是简单打个尖。水电站里留守的两个工人看见这几朵娇花盛开的诱人吃相,无不被迷得魂飞魄散,他们要知道面前这些大美女们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禁脔香宠,还不得羡慕得直掉哈喇子啊。
  终于吃饱喝足,看看时间是下午一点半了,我逐次检查好美女们的行头这才命令队伍出发。
  我们先沿着溪水走,这条小溪宽约数十米,溪底是清晰可见的鹅卵石,五彩斑斓,晶莹剔透。不知哪年哪月,村民们用花岗岩古搭就一座石桥,桥身用三条一米宽、半米厚的石板铺就,人们称之为「正板桥」。这座历尽沧桑的正板桥,几经风霜雨雹的欺凌、山洪激流的沖刷,依然傲然屹立。
  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穿过正板桥,慢慢地山路陡峭起来,好像故意要给我们来一个下马威。慢慢地路变得非常难走,说是路又不像路,经常要手脚并用才行。双肩包再高档再符合人体工学设计,毕竟也是负重爬山,哪像走平路那样轻鬆,爬了约半个小时之后,累得大家气喘嘘嘘,腿脚发软,不时要靠在旁边的石头上歇一阵子。
  没爬多久,身边的四大美女体力上就分出了高下,叶锋可能从小爬惯了山,虽然踩着高跟靴子但胜似闲庭信步,君红可能常年练习舞蹈素质也不错,体质好很多,基本上和我能跟上节奏,但月琴和玉凤则差了许多,尤其是玉凤这个杭州小美女娇滴滴的,还没开始爬就显得有些爬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大汗淋漓,没办法,我只能放慢节奏在后面陪着她们慢慢爬,还得时不时鼓舞一下两个美人儿的士气。
  爬山的时候,最重要的是需要集中精力不受杂念干扰,但又不要刻意想该怎么做,因为环境不允许你分心,你要看準每一个落脚点,任何一点闪失,后果都是不可想像的。
  不过好在上山路上有小溪相伴,差不多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小溪流过,溪水清澈透明味道甘甜,绝不亚于城里的名牌矿泉水,深山老林里也绝不会有假冒的。
  况且身边几位美女相陪,青春靓丽的脸蛋儿,婀娜娇美窈窕动人的身姿,成为活动的风景线,怎么走怎么看都令我神魂颠倒。
  我们出发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山里人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我们却爬了整整两个小时,都快到下午四点了,我们才终于来到了叶锋家的老屋。
  当我们来到老屋,在叶锋的姐姐和父母的招呼下洗脸并坐下歇息。此时我慢慢体会到,现代生活中人们的物质生活虽在不断提高,但精神生活却并未能相应获得提升,要想找到平衡点,就要降低参照物。人只有经历了石头的颠簸,才能体会到柏油路的平稳,有了负重的攀登,才能体会卸载后的轻鬆,只有感受了上山的这段艰辛,才能体会到平日里都市生活的优越和惬意。
  小山村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山间植有十几株树龄足有百年以上的红豆杉。这些红豆杉树,枝叶繁茂、粗可合抱。虽时值隆冬,但依然青翠宜人,透露出旺盛的生命力和活力。
  这里十几户人家座落在气势磅礡的朝天峰山腰,正处于群山环抱之中。在这里,开门见山,推窗也见山,连绵起伏的群峰,有的如古代美女的云鬟翠髻,有的如妙龄少女的乳峰,有的在云雾缭绕之中,有如若隐若现的神仙岛屿。那从峰巅飞泻而下的瀑布,汇成清澈的山溪,欢腾着浪花,蜿蜒曲折地从小山村间流过。
  叶锋家的老屋看来有些年头了,两层木质小楼依山而立造型新颖,院子相当宽敞搭有葡萄架,前面的小院坝还摆放着一盆盆造型精巧的小花盆,屋后山坡上绿竹修长婆裟,生长有一株躯干合抱的百年老樟树,枝繁叶茂小鸟啁啾。
  房前有一个不太大自挖的小鱼池,可看到七八寸长的红色鲤鱼在水面上悠然自得地追逐嬉戏。正屋门上有两行龙飞凤舞的字:「莫谓深山无知己,别有烟霞似弟兄。」寓意深远笔力雄奇均令人讚歎不已,叶锋悄声对我说这是老爷子的手笔。
  叶锋家论经济条件在小山村里算中等偏上,日子过得也算称心如意。叶锋的妈妈年近五旬,今天看见女儿和我这个新交男朋友回来,而且探亲的日子选在大年三十,别提多高兴了。
  这个刚柔并蓄的女性显得很是干练,陪伴着这个家庭在蹉跎岁月中经霜冒雨尝尽酸辛,终于熬到苦尽甘来。儘管眼角已出现了鱼尾纹,却风韵犹存,显示出引人注目的健美,她曾是这个小山村众所公认的村花,不过农村生活还是摧人老啊,没有高档化妆品的呵护,只有成天的日晒雨淋,鬓髮染霜脸上也有了许多皱纹,只是面色红润显得非常健康。
  叶锋的老爸也是个能干人,能文能武,不仅平日里写对联玩二胡,还承包了一片山上的果园茶山,管理得相当好,在他的精心料理下每年的收入还是不错的。再加上这里自然条件优越,靠山吃山,上山可採得珍贵草药野生蘑菇,大钱不多但小钱不断。
  叶锋的姐姐端庄秀丽的容颜、斟满笑意的梨涡也颇有风韵,姐夫哥也过来了,这是位非常朴实能干的山里人,一见我们就笑得合不拢嘴,显出非常热情好客的感觉。
  面对这些既是亲人又是生人,我满脸带笑就是不吭声,任叶锋拉着我介绍这个引见那个。
  俗话说得好,「火到猪头烂,钱到事好办!」还是那个老习惯,总结出来就是八个字「屁话少说、红包开路」。
  好在现在事业起飞,最不缺的就是红包了,悄悄一个手势甚至一个眼色,身边的月琴就心有灵犀掏出一个个厚薄不一的大红包由我转交,叶锋的父母五千,姐姐和姐夫三千,连带着今天引路的小表弟都有一千。
  山里物产丰富,但毕竟是农村,加上工农剪刀差效应,大家手里还是比较缺钱,所以才会争先恐后出外打工。
  老屋里这几位可能自出娘胎就没领过这么厚这么大的春节红包,个个摸到手里都很有些惊异,溜空出去一趟再回来更是满心欢喜笑颜顿开,对我们一行那简直是无比的热情,连带着才开始对春节不回家却结伴而来的月琴君红玉凤这些不请而至的绝色姐妹的猜疑都消解了大半。
  来得时间选得有些尴尬,不早不晚的,午饭太晚晚饭又太早,好在中午在山下小水电站补充了些许给养,还显得不太饿,只是爬了这么久的山路人却有些乏了。
  首先需要放下行李,大家都需要洗脸擦汗,而几位大美女则要好好休息一下补补妆。叶锋咬着她姐的耳朵说了两句,她姐便笑着引我们上楼。
  老屋整个是木质结构,楼梯也是木头的,走在上面吱吱呀呀作响但其实还是蛮结实。上到二楼左边居然还有个小木门,打开进去是个小走廊,靠近木门一个房间,隔得稍远些对着木门的是另外一个稍微大点的房间,两个房间里都放有一张大床和衣柜梳妆台啥的,被褥则是崭新的,叠得整整齐齐。
  但大房间明显是用彩色纸条装饰了一下,五颜六色的显得很是喜庆,只是梳妆台上放着两个大红色「双喜」剪纸,却没有贴上去。
  叶锋带着我们边走边介绍说,原来这是她们两姐妹以前的闺房,靠近木门的是姐姐的房间,对着门靠里面的是她这个妹妹的房间,两间屋打开后窗便可观赏后山风景,前些年经常有些毛头小伙子在那里唱着情歌勾引她们两姊妹呢。
  我拿起梳妆台上的「双喜」剪纸笑盈盈地问大姐,「怎么不贴起来呢?」大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叶锋,有些忐忑地徵询着我们,「妹妹上次说春节要带男朋友回家过年,家里人都很高兴,我赶集买年货的时候顺便买了两张,不知道该不该贴,就临时放这里了。」
  我看看身边的食堂西施天龙豪乳魔女叶锋,柳叶眉丹凤眼,明眸皓齿深酒窝,胸高腰细人俊丽,端的是美妙绝伦啊。加上黑白小方格双排扣呢上衣,蓝色高领套头羊绒衣贴身合体,罩在她那原本曲线毕露、婀娜多姿的身躯上,两个傲然挺立的乳峰便高耸着若隐若现,下面是黑色薄呢包臀短裤,一条深蓝色丝绒长袜包裹着她的一双美腿,脚上是黑色带金色环饰的小牛皮高跟长筒靴,这一身劲装紧身衣裤,更显得威风凛凛,气度非凡。
  但此时这个俏罗剎却羞红了脸蛋,连平日里高耸的大奶子都收敛了许多,银铃一样悦耳动听的声音,悄声贴着我说,「白秋哥,我算啥啊,要不还是别贴了,羞答答的!」
  我笑了起来,大声说,「贴啊,怎么不贴,我白秋是你叶锋的男朋友,不是吗?」叶锋一听此语,知道我已经认可了自己的地位,虽然表面上不露声色,实际上芳心跳蕩,喜溢眉梢,用秋波澄沏的双眸,癡癡地望着我。想起我以往那令人销魂的搂抱,那令人心醉神驰的亲吻,还有梦幻般的忸怩做爱,不禁娇羞无限,双颊绯红,羞臊得一塌糊涂,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我身边四女其实高下有别,月琴和君红一个是飞龙的美腿皇后大厂花,且跟我时间久最为得宠,另一个是江陵歌舞团的专业女舞蹈演员出身,姿色出众美艳傲人,现在两女都晋身妃子级别;叶锋虽然身材火爆性格温驯,但毕竟是食堂西施出身多少有些下贱且跟我不久,只能算我新收侍妾,而玉凤这个小蜜虽容貌娇美聪明伶俐但一直小有傲气,被我持续打压。
  既然贴了双喜,今天叶锋就算我的新娘子了,其余几女也该适当安排角色。于是我把玉凤这个娇美的都市女郎安排给叶锋当伴娘,君红这个美艳懂事的女演员给我客串伴郎,又指使着月琴这个性格泼辣大方的俊俏骚妮子出任喜娘,负责今天可能出现的场面应酬和调度。
  看着我们将双喜贴在三人床的墙头,又贴在木门上,身边年方二十多岁、亭亭玉立靓丽窈窕的美貌小蜜玉凤刚才还兴高采烈的脸色一下黯淡了下去!
  这个披肩长髮飘呀飘、年轻漂亮纤柔秀丽的绝色少女,此刻也值花季年华,想当初她是江陵财经学院会计大专班的大班花,是校园里众所瞩目的几大美女之一,才进大学校园的莘莘学子,惊羡于她的美貌和高雅气质,送给她雪片般的情书,但无不被高傲的她看都不看给扔进垃圾桶,或三眼两眼看后撕得粉碎。
  但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玉凤这位苏杭出身的美女大学生,却和一个虽拥有魔鬼身材但仅仅初中毕业的美貌小村姑一起竞争上岗争当我的女朋友,甚至于被指使着出任完全是配角的伴娘,平日里心高气傲惯了的她怎么也嚥不下这口气。
  打水安排我们洗脸擦拭已毕,看看时候已经不早,叶锋的姐姐让我们好好休息一下,待会儿一起吃年夜饭,便抽身下楼。她一走,关上了二楼的小木门,「关起门来家天下」,我也放鬆地长舒了一口气。回头看看身边这个撅着小嘴傲气的小蜜娇嗔小模样,想到「红颜」养眼,「知己」养心,「小蜜」养身的三养训示,我心以为然地淫笑不已。
  「怎么啦玉凤?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是不是不甘心当叶锋叶妹子的伴娘啊?」我淫蕩好色的流氓习性冒了出来。「玉凤你听好了,老子没结婚以前,全天下的美女都是我白秋的,你们姐妹几个明里是我白秋的女朋友,暗里都是我的小老婆,老子爱上谁就上谁,爱怎么摆布谁就怎么摆布谁,」我乜斜着眼睛对着娇美小蜜嘿嘿淫笑着道,「你玉凤如果胆敢来老虎嘴上捋鬚,管我白秋白大爷的事情,不怕我捅爆你的喉咙,奸爆你的小屁眼儿?」
  听我这么威逼恫吓,高傲而娇美的小蜜玉凤顿时羞红了双脸低下粉颈,「是啊,」旁边的骚妃月琴嘻嘻贱笑着来凑趣,「玉凤你这个苏杭美女,又是女大学生,不要和我们这些没见过场面的下贱女人一般见识,你这么年轻漂亮水嫩性感,如果惹着爷落入爷的手里,可是够你喝一壶的哦!」
  听月琴这么一说,玉凤的气势顿时就败了许多,她凤眼发红边抽泣边低声嘀咕着发洩心中怨气,「奸!奸!奸!白秋你这大色狼属皮匠的,缝着的就上,看见哪个女的脸蛋儿漂亮点儿,打扮性感点儿,或者蹬双细高跟鞋儿出来,眼睛立马就发直,成天想着骑这个操那个的,迟早哪天奸得精尽人亡就算彻底解脱了。」
  今天大家都一团和气高高兴兴的,玉凤这个娇美小蜜却大闹彆扭,顿时弄得我心里有些不爽,便让三女出去,想着私下里好好修理修理她。
  三女出门时小心地带上了房门,就剩了我们两个在叶锋的闺房里。
  「玉凤,还楞着干嘛?过来给爷捶捶腿。」我低声呵斥着孤零零俏立在门边有些发愣的小蜜玉凤。孤男寡女单处一室,捶腿是假的,我这个恶人找自己无非是想在自己的身体上发洩兽慾,「过去还是不去?」娇美小蜜在心中反问自己,此时她明显感觉到我嘴里威胁的口气很明显了。
  想到自己大学刚毕业走进社会就被我强姦,到现在整整身子都被霸佔了有两三年时间,娇美小蜜心中充满了无限恨意,可转念想到我在江陵交错複杂的势力,想到那些残忍的折磨女人的各种手段,还有自己至死都无法摆脱红丸的致命诱惑,娇美小蜜又感到发自内心的深深恐惧。
  这么些年的忍辱负重让娇美小蜜虽然还是有些胆小但是还剩下几丝坚强,可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又有谁可以帮助自己呢?自己又能找到什么机会摆脱束缚呢?内心的不甘让娇美小蜜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胳膊永远是拗不过大腿的,玉凤想通后侧身坐在梳妆台前开始打扮起来。平日里娇美小蜜玉凤经常素面朝天,有时化妆也是淡施粉黛,但今天她却精心打扮自己。女人精心不精心,是完全看出来和体会到的。我看她今天打扮得像「鸡」,其实妓女的装扮就是最好的名片,因为妓女是最想要取悦于男人的。但同时,她的神情却显得有些忧郁,有些悲观……。
  女人就是天生的弱者吗?女人天生就是被男人骑,男人玩的下贱东西么?一边补妆的娇美小蜜一次又一次的问着自己,「三分人才,七分妆扮。」才过了几分钟,我的眼睛一亮,眼前的这个光艳夺目的女人和刚才那个狼狈的女人形像的巨大反差让我一时还无法适应,站在眼前的女人无论从哪个地方说都是一个男人眼中的尤物!
  不愧是江陵财经学院的一枝花啊,一见之下几乎惊为天人,马海毛面料的紫色蔓露卡一字领蝙蝠风情包臀毛衫裙,贴身的衣物承托出娇美小蜜饱满的胸部和深深的沟壑,腰间扎一条妖娆的大花黑色皮带,黑色包臀九分裤袜包裹着两条修长玉腿,下面一双性感妩媚的黑色尖头细高跟船鞋。
  梳理得很整齐的头髮斜斜的披在左边的肩膀上,派丽蒙新款增彩太阳镜架在额头髮际,更添几分俏丽,一张东方美女的脸蛋虽然还有些惊恐但是眼睛里透出的隐隐光芒却让我看到了这个女人的神采和张扬,尤其是她似甘于堕落同流合污,有些刻意地搔首弄姿,眉飞色舞,把我这好色之徒弄得有些要灵魂出窍了。
  踩着女模特儿般的台步,略施脂粉的娇美小蜜玉凤闪着水蛇腰,袅袅娜娜的向我走来。一直走到我的身前才停下来,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腻声叫了一声「白秋我的爷,玉凤是你的人,你让干啥就干啥的,何必那么凶巴巴的呢?」
  虽然娇美小蜜玉凤是个尤物,但毕竟是我的口中之食吃定了的。我满意地拍了拍自己胸前玉凤的小手,「怎么啦,发骚了?哈哈,不急,等下我会让你爽上天的!」我边说边淫蕩地笑了起来,娇美小蜜玉凤故意不依不饶地摇着我的身体,顺势骑上了我的身子。一把搂住娇美小蜜的水蛇细腰,顺着大腿,我的另一只手就在她的腰腹之间活动开来。都是玩惯了的人,对于我的猴急动作玉凤只当没看见。
  突然间,娇美小蜜玉凤娇羞无力地扑入我的怀里,双肩发抖声音打颤,她说「爷你刚才对人家好狠,我好怕啊!抱紧我,再紧点。」那情势彷彿她脚下是万丈深渊。我有些不知所措地随口安慰道:「怕什么玉凤?有我白秋在,你什么也不用怕,任何人伤不了你。」
  娇美小蜜轻声哭泣着,呢喃着说「爷就是喜欢欺负人家,好害怕……」,随着她身子的扭动,我开始感受到怀里生动而鲜活并散发着香气的身体真是绝妙尤物,它轻盈、挺拔、踮起脚尖就要飞上天一样,让人有种把她整个裹住的感觉,在体验体味「软玉温香」的滋味的同时,我体内的荷尔蒙也陡然燃烧发作起来……。
  很快,娇美小蜜玉凤在我无微不至的揉捏之下娇哼起来,惹得我心中更加慾火攒动,一把粗暴地将娇美小蜜扔在为叶锋準备的婚床上,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妈的,还不快脱!」我注意到娇美小蜜的动作有些犹豫。
  玉凤哪里敢反抗,加快了脱衣服的速度,可是显然她的速度还是满足不了我的要求,刚刚把外面的紫色蔓露卡一字领蝙蝠风情包臀毛衫裙脱下,已经发情的我迫不及待的一个耳光抽在她娇美的脸上,将她抽得载到在床上,不顾娇美小蜜玉凤的惊叫我扑了上去,也不说话,双手狂乱撕扯起来,很快玉凤身上的所有的重要雌性器官都裸露了出来。
  散乱的头髮下,娇美小蜜有些麻木地看了一眼我,而我却在玉凤红红的嫩屄上揪了一把屄毛,嘿嘿淫笑起来。
  「骚娘们玉凤,你还是那么水灵,又是女大学生,属你最有气质!哈哈,老子就是喜欢干你!」我的一双魔手覆盖在娇美小蜜饱满的胸部酥乳上揉捏起来,两团耀目的软肉在不停的挤压中变形跳动着。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娇美小蜜玉凤努力装出一副受用的模样,瞇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狰狞的魔鬼在自己身上发狂。
  我的动作有些粗重,将娇美的女人弄得娇声连连。「真想死爷了。」听我这么感慨着,娇美小蜜娇声埋怨道:「白秋你个大色狼也真够馋的,昨天才连着折磨了大姐和二姐一个晚上,现在还这么猴急,就像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娇美的声音甜甜糯糯的,让我很是心动。
  被她刚才这娇甜的声音给弄得心痒痒的,「玉凤,我白秋上半身是修养,下半身却是本质。来玉凤我的儿,你乖乖地低头张嘴含下爷的本质。」我浮想联翩舒坦地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听见下面传来女子吸吮的阵阵淫靡声音。
  叶锋闺房的这张大大的婚床上,我赤身裸体坐在被窝里,两条白白的大腿张开,闭着眼睛张大传记片嘴,看起来非常享受的模样,被窝里一个细皮嫩肉的都市时髦裸体女郎跪在我的两腿之间,妖娆的头部在我的胯间上下运动着,乌黑的披肩秀髮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舞动,充满了妖异的诱惑力。
  这副淫蕩的画面让我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阴茎在娇美小蜜玉凤的嘴里蠢蠢欲动,我暗暗琢磨着,久了没搞还真没想到玉凤的身材这么好,口交的动作也很到位销魂,而且声音也这么柔美让人起性。
  没有丝毫的客气,我一把翻过娇美小蜜成熟苗条的身体,从背后开始侵入了玉凤的肉体。玉凤的个子很高,弯腰之后高高翘起的臀部正好方便了我的阴茎在她的两腿间动作,我的慾火也在心中猛烈燃烧。我从背后抚玩着娇美玉凤的乳房,阴茎插在她臀部的缝隙里摩擦,感受着肉体厮磨的快感。
  我边动作边说话「真他妈舒服,玉凤你这小贱屄这双粉腿儿还是那么嫩那么紧,夹的我老二好爽。」娇美小蜜在我身下不依不饶地娇嗔,突然回头轻咬嘴唇猛抛媚眼做了两个刺激的动作,让我兴奋得大声喘息。
  玉凤的身体在这淫蕩的气氛中渐渐火热,她的乳房臀部正承受着我无微不至的爱抚。小小的丝网T裤已经湿透了,黏黏地粘在我的阴茎上。
  我的慾望已是如箭在弦,不顾一切地拉下玉凤湿湿的丝网T裤,身子往前一送,龟头直接顶在她爱液氾滥的肉缝上。玉凤身体剧烈地颤动,似乎想要摆脱我的进攻,但我哪会让她逃脱,一手箍住她的细腰,另一手压着她的背,在她的两腿之间微微用劲,还蹬着性感的黑色尖头细高跟船鞋的修长黑丝美腿立即被我分开。
  玉凤虽然奋力抵抗我的侵犯,但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外面的众女,更不用说楼下叶锋的家人。她丰满的屁股扭来扭去,试图逃避我的侵犯。可这种姿态对她太不利了,我很轻易的就将阴茎固定在她的阴部,她的扭动只是带给我更大的快感,让我血液里沸腾的慾望更加兴奋。
  我的身体往前轻轻一送,龟头就顺利的进入了她炽热滑腻的腔道,在她的腔道口缓缓地抽动。体味着「小蜜养身」的极致乐趣。
  我的龟头在她肉缝的每一次出入都让她情不自禁的颤慄,体内分泌的爱液也越来越多。她终于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保卫,两手无力垂下,像一个不设防的城堡等待着我的进一步侵犯。
  我满意的感受着玉凤身体的变化,用右手摀住美人儿的樱桃小嘴,身体全力往前一顶,阴茎深入她的肉体,玉凤全身巨震,嘴里发出一声再也压抑不住的闷哼,全身绷紧,腔道里的肌肉剧烈收缩,将我的阴茎夹得紧紧的。我停止动作,让阴茎在玉凤的腔道里感受着极度愉悦的包容,另一只手爱抚着她的乳房,同时在她光滑美丽的脊背上轻吻。
  玉凤美丽动人的身体软弱地在我身下颤动,她的秀髮遮住了自己漂亮的脸蛋,饱满嫩滑的臀部和我的小腹紧密相贴。触及灵魂的快感让娇美小蜜玉凤差点叫了起来,可是,我根本就没有给她叫的余地,一只手伸到前面蒙住了娇美小蜜的嘴,另一只手拉住了娇美小蜜的头髮开始疯狂地耸动起来,心里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从背后插入的姿式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骑马的感觉。我觉得自己此刻彷彿也是在骑着一匹美丽的小母马。有种想要策马飞腾的慾望。
  此时娇美小蜜玉凤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沉溺慾海的神情,平日里高贵优雅美艳动人的白领丽人女大学生赵玉凤,在简陋的山村小木屋里像个淫蕩的妓女般和我做爱。只见玉凤两手抚弄着自己丰满的乳房,身子一会儿上下起伏,一会儿左右旋动,同时不忘屁股前后耸动,让身后的我舒坦得不停呻吟,乐得控着她的美人头儿没命地亲嘴儿咂舌头。
  这极度淫蕩的一幕,让我的阴茎在玉凤体内膨胀得更大了,不由加快了在她体内抽送的动作。玉凤强忍着我的抽刺,嘴里发出压抑不住的轻微呻吟。
  玉凤的腔道内肉壁层层叠叠,让我的阴茎感受着难以名状的快感。我抱着浑圆饱满她的臀部,用力往上抛动,那种强烈的快感立即让我舒服的打起了哆嗦。
  玉凤咬着自己的头髮强忍着要呼喊的慾望,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疼痛与快乐交织的複杂表情,她开始感受到男女交媾的强烈乐趣下身的爱液淼淼的流出,将我的下体弄得湿湿的。我猛烈地抛动着玉凤的娇躯,在快速的节奏中感受着她那动人身体给我带来的无限快乐。
  我的身体早就被强烈的慾望烧得发痛,抱着玉凤的臀部快速的抛动起来。她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随着我的动作发出阵阵诱人的呻吟。阴茎一次次刺进她身体最深的部位,将强烈的快感传遍我们的身体,每一次抛动,她的嫩乳都像温暖的白鸽在我手里展翅欲飞,披肩长髮在我手里飞扬,配合着下身的快感,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玉凤在我狂风暴雨般的冲击下发出一连串含糊不清的呓语,似泣似诉蕩人心魄。腔道内层叠的肉壁密集的收缩,一股股的爱液如水般随着我阴茎的抽插流了出来,她到了高潮。
  也许长久纵慾的结果,此刻的我却没有一点要射的感觉,只是在娇美小蜜温暖狭窄的身体里不停地运动,一直保持着那种濒临高潮的愉悦境界。玉凤在我的身下扭动着,久旷的她哪堪我如此强悍,不停地呻吟喘息。腔道一会儿夹紧一会儿放鬆。不知是痛苦还是幸福,泪水流了满脸,而汹涌的爱液也在打湿了婚床上崭新的被褥。
  直到娇美小蜜玉凤的呻吟渐渐虚弱,我才感觉到自己腰间阵阵发酸,阴茎也一阵阵挛动,加快动作猛烈抽送几下,然后将阴茎全部插进她的隐秘的腔道,大股大股的精液马上要喷薄而出,尽情向她粉嫩多汁的阴道子宫灌去。
  「啊!」大叫声中我暂停了自己的动作,身子剧烈抖动起来,此时娇美的小蜜玉凤却迅捷地转身过来,不辞下贱地俯首低头迎向我那正在勃发抖动的阴茎,也不嫌髒,张嘴就将阴茎含了进去,一手握着我的阴囊,另一手在我的阴茎根部快速的套动。
  没一会儿,就见我一阵哆嗦,屁股向上连续耸动。娇美的女大学生杭州美女赵玉凤细细品含后小口吞嚥,显见是将我的精液舔净吞入肚中。
  我舒坦地躺在叶锋闺房的大床上享受着娇美小蜜的口舌服务,直到停止了身体的动作之后,玉凤仍含着我的阴茎细细舔弄品含着,显得无比娇艳无比妩媚无比贴心。
  真有些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娇美小蜜玉凤不仅没有责怪我刚才的霸蛮和粗鲁,这位女大学生反而还自贬身价像个妓女一样用心品箫甚至吞精服侍于我,看来女人不管再有气质再高傲还是一样的,只要她的身子让你採颉后,就会对你依依不捨了。
  我在玉凤的身上找到了男人的自豪和成就,还真没想到在床上对待女人会带来如此大改变,难怪说女人需要驯服。是啊,女人就像下水道,久了不捅就有些堵心,只有捅得她下面春水横流,才可换得她俏脸上的云开雾散啊!
  「白秋,你欠玉凤好多,今天总算还了点儿给人家。」玉凤娇羞地将身子依偎在我的怀里,倾心表述着真情实感,「想来我玉凤二十出头才毕业的时候,还是个姑娘家就几乎稀里糊涂地被你奸佔了清白的身子,这么些年了,肉包肉肉捅肉地被你玩了个彻彻底底乾乾净净不亦乐乎,你让人家还怎么嫁人啊?」
  说着她有些凄然泪下,「白秋,我这辈子也不想嫁人了,反正跟定了你,你就是我赵玉凤的老公,你就是我的先生。」听她说得如此凄苦,我不由得宽慰她几句,「也别这么想玉凤,你我有缘就在一起过,没缘了我自会放你走,何必想那么太多!」
  玉凤听我这么说,心有些不甘嘀嘀咕咕地说,「白秋啊白秋,你从来都是说的比唱的好听,连我这些算来又漂亮又有气质的,被你玩够了都轻易抛在一边。从飞龙到龙腾再到现在的天龙,你一山更比一山高,看看现在陪在你身边的女人,选美似地个赛个的漂亮,个赛个的水灵,好的都你划拉到自己怀里霸着,只有秀英晓兰这些被你彻底玩腻了输了姿色的才捨得送人啊。」
  听她越说越跑调儿,我心里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一把扑上去连亲带揉地多少平息了这个娇美小怨妇心中愁苦,悄声问到她刚才的感受,她羞红着脸告诉我,刚才幸福得像要死去了,唯一的后遗症是被我弄得全身酸痛有些难以支撑了,这极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
  忽然,「笃、笃」的敲门声提醒了鱼水情深的一对儿野鸳鸯。我连忙推开她,此时叶锋轻轻地开启一道门缝,见我们两人还窝在被窝里,衣服扔得满地都是,一只黑色细高跟鞋儿还斜插在枕头上,另一只不知所终,娇美小蜜此刻显得极其妩媚,身子半裸着显露出成熟丰满的乳房,背角出露出一双洁白滑腻丰腴的双腿,显得像白像牙一样的美妙,格外的诱人。此刻的她完美的身材一展无疑,又不失高贵丽人的风度。不过此刻她的脸上还显有蕩漾的红晕,看起来像刚跟男人做过爱一样。
  玉凤满脸潮红,一脸娇羞和窘笑,将头和身子都埋进被窝里,反倒是叶锋见惯不惊地催促我们,「快起来吧我的爷我的玉凤小姐,天快黑了,该吃饭了,大家都等着我们下去吃年夜饭呢。」我连忙笑着示意叶锋关上门:「好啊,我们马上就起来,你们稍等会儿一起下去。」
  看看时间已经快下午六点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喷发出如此强大的慾望,居然来者不拒秀色当饭地把娇美小蜜折腾了两个多钟头,如果不是叶锋来招呼的话,估计我可以抱着玉凤一直奸弄下去呢今天爬山路把娇滴滴的玉凤给累够呛,加上刚才奸得太猛了,以致于玉凤下床的时候,跟爬着走没有什么区别,穿衣服的时候,小腿肚子都在哆嗦着,细高跟鞋儿套了半天才套进去,这个娇媚的小俏妮子实在是太缺乏锻炼了。
  过了一会儿,我两人起身穿衣,服饰整齐之后,俨然又是庄重的毛脚女婿和高雅的新娘伴娘了。衣服真是神奇,完全代表了人的身份。
  简单补了一下妆,整个人显得精神和青春多了。又套上了那条马海毛面料的紫色蔓露卡一字领蝙蝠风情包臀毛衫裙,贴身的衣物承托出娇美小蜜饱满的胸部和深深的沟壑,腰间扎一条妖娆的大花黑色皮带,由于黑色包臀裤袜被我撕烂了,便换了一双深棕色天鹅绒性感裤袜,包裹着两条修长玉腿,下面一双性感妩媚的黑色尖头细高跟船鞋。
  此刻的她,幸福春光全然蕩漾在脸上,活脱脱的一个幸福小媳妇。她跟我如果单独坐在一起,要不说谁都不怀疑我们就是一对新婚甜蜜的小夫妇。
  不过,玉凤不是今晚的新娘,她不过暂时鸠佔鹊巢而已。
  但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我们都是匆匆过客,从这个角度来说,叶锋还有君红月琴和玉凤,她们其实都是我的新娘!